Ezio_

看这里!↓
高三啦会变成尸体
渣渣一枚,徘徊在文与图之间
目前凹凸!杂食性,主食安雷安,瑞金,帕佩帕,偶尔会吃安艾
可能偶尔会发一点图除除草
以上!

大概就是[舍弃了属于金的最后一部分]那种xxx
总之我画的很爽[叉腰]

第二p是没有背景的版本!后面是一个在想办法用彩铅摸箭头发光效果时蹦出来的脑洞xx(所以你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_(:зゝ∠)_)

谁能告诉我!丹尼尔手办!该怎么买啊!![暴风哭泣]

——恶党,我没瞎,把no放回去。
——(┌・ω・)┌✧不!主人桑快点!


是眠大的ene雷!两个本命一起简直原地boom升天啊!![给眠大打call!]
(其实我是来勾搭大大的[划掉])
总之……总之画的丑请不要嫌弃qaq@眠@提不起劲 

哈哈哈哈wdm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打嗝(……)
(被嗝打)

[骑士先生和他的马][1]


有努力的不ooc不过还是会有(:3_ヽ)_
有努力的傻白甜!
感觉这个脑洞挺好想的……如果有撞梗请悄悄的无视掉(小声
我们雷总有教养的不爆粗口的这里你可以认为是崩溃到一定境界了(:3_ヽ)_
来请一起来心疼安哥(。ω。;)


[一]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话不假。
安迷修一向是不相信自己的运气的,不然怎么每天出门都会碰到恶党和他的邪教组织。
但系统商店的提示确确实实的告诉他,那确实是大奖。
[实现任意三个愿望,维持时间从现在开始一周。可酌情无视部分大赛规则。]
虽然只有一周,但他安迷修也是有马的人了!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用冷热流打call的想法。
然后干了这辈子最愚蠢的事。


[二]
事实证明,雷狮和马不可共存。
一大早刚起来,安顿好因为偷吃蛋糕而差点被卡米尔活活压死的佩利,雷狮突然很想,特别想,非常想去找安迷修。
这不正常。
雷狮开始回忆是不是什么时候撞坏了脑袋。
不过能有机会好好揍蠢货骑士一顿,他还是很乐意的。
他抓起雷神之锤,顺应内心的想法跑了出去。
但跑到一半被雷劈中,似乎也太不正常了一点。
雷狮抽搐了一下,慢慢从地上爬起,眼神暗了下去。
好啊。
他深紫色的眼瞳深处闪起电光,跳动如火。
——以下犯上,嗯?
雷狮露出肆意而狰狞的笑,蹄子一翻召出雷神之锤。
——蹄子。
……

雷狮低头,看着自己锃亮的蹄子。


[三]
第一个……希望有一匹马!
安迷修认真思索。
好不容易可以有一周的马,可不能被打扰到了。
只有一个星期的话大概没问题。
——希望世界和平再无恶党!
第三条……嗯,待定吧。
安迷修一边打字一边抑制不住的笑。
马啊!是马啊!
他仿佛可以听见清越的咴声,渐渐变大的马蹄声,他已经能想象出骑在马上,奔驰着笑着隐没在地平线上那抹夕阳里。
他回头,真的看到了一匹马。
那马有着最深的夜空也比不了的黑色的毛皮,额头上一簇一簇白毛勾勒出星星的形状。四足踏雪,长长的鬃毛柔软绵顺,随着它轻轻晃动的脑袋飞扬起描绘出风的形状。
那真是(在安迷修看来)极为美丽的一匹马。
“啊呀——”
安迷修笑着迎了上去。
马回过神,抬头,眼神死寂。
我警告你,安迷修。


[四]
在安迷修出现之前,雷狮发现自己撒着蹄子不由自主的向前飞奔。
……蹄子。
蹄子!!!
乌黑锃亮,有些白白软软的毛的马!蹄!子!!
劳资!变成了!一匹!马!!
……

雷狮花了半个小时也没有接受从雷狮到雷马的设定。
因为他花了半个小时思索该怎么用马蹄子把所有看到的人灭口。


[五]
一个大赛系统提示哔的显示在雷狮面前。
“尊敬的参赛者您好,系统将为您身上的异变做出解释。”
雷狮冷漠,哦。
他试图举起那惨不忍睹的蹄子去翻页。
……
够不到!
雷狮的蹄子僵在半空中,一张马脸努力做出狰狞的表情。
然后他努力的,努力的平复了毁灭世界的想法,用那长的要死的马脸翻页。
……羞耻感爆棚。
雷狮咬牙切齿的看完了系统提示。
某个蠢货骑士想要一匹马。
那个蠢货骑士想让他消失。
但“让参赛者消失”这种要求实在是太违规了,所以稍稍通融了一下。
一下子两个愿望都解决了呢,世间太平。
……世间太平。
——哦?
——哦???
可以啊裁判球们???
雷狮面无表情关掉弹窗,看到蠢货骑士一脸蠢破天际的笑容向自己扑来。
刚刚自己傻子一般的举动被看到了。绝对被看到了。
雷狮微微垂下脑袋,脸色阴的看着在阳光里奔跑的安迷修。
你好呀安迷修。
你,好,啊,安,迷,修。


[六]
天可怜见安迷修。
他只看到了一匹美丽的马在阳光里嘶鸣,优雅的甩动着鬃毛,等待着它的骑士。
那匹马已经恨死他了。
而安迷修心情极好。
未来一周恶党大概是不会来惹麻烦的,他也可以和他的马一起在这无尽的世界上旅行。
“呐。”

棕发的少年轻快的笑着,风撩起他的头发,阳光像雾气一样和风一同滑了过去,留下金色的波纹,漾开,印在他的瞳孔里。他浅蓝色的眼瞳比天空还要剔透绚烂。
他的笑容像初夏的风,清澈而温暖,带着凉凉的新割的苜蓿的味道。
他伸出手,想抚上那马修长而柔软的脖颈。
“——就叫你马美酱吧。”


[七]
安迷修,卒,年方十九。
获得成就:第一位被马踢死的参赛者。
雷狮对着地上的尸体发出嘲讽的响鼻。


[八]
……安迷修。
安迷修你不要靠这么近你——
不要以为傻笑着就可以套近乎!!你要是骑在劳资身上劳资就和你姓安!!
不不不你闭嘴我一点也不想听你扯骑士道而且你为什么要和一匹马扯骑士道??
……放开我的蹄子。
你放开你放开什么踏马的[美丽的小姐✨]你个蠢货究竟为什么会觉得劳资是母的啊!!
还有马美酱是踏马的啥啊!!
你是这么和马打招呼的啊还有我也不是马啊!!
手,拿,开。
从我的鬃毛上,拿,拿,……别摸……呼……这,这一点也不舒服别……
……呼噜。
……!!
劳资怎么可能会被摸的很舒服你个蠢货给我离开离开!!我警告你!!
不要!以为!你!套着!近乎!了!把!那条腿!放下来!!
你敢骑上来试试!安迷修!!
你——
[轰!!!!]
[人体落地的声音]
——好,乖了。


[九]
有一个事情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安迷修不是很擅长对待动物。
原因很简单,对待动物的时候,他视若珍宝的骑士道就不管用了。
他小时候试图和住处附近几只小猫建立良好的(可以躺在腿上给摸肚子)关系,用真挚的话语试图感化它们。
结果猫咪们不知道这个又不带小鱼干又说个不停家伙想干什么。安迷修成功获得了所有猫咪亲切的一爪子。
再后来明白要用食物诱惑的时候,已深陷骑(中)士(二)道(病)晚期了。
——一个骑士,是不会在意周围对他的看法的,用外物诱惑他人来博取爱慕不是一个真正的骑士应有的做为。
诸如此类。
但现在想想,用食物诱惑的话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呢?
安迷修思忖着点开系统商店,几秒后手上啪的出现了几根胡萝卜。
然后他抬头。
雷狮用看一头牛的眼神看着他。
——诶,是不喜欢吗……
骑士先生困惑的歪歪头。仿佛一直以来的常识被打破了。
用胡萝卜套近乎结果收获了一个嘲讽的响鼻,安迷修不是很明白哪里开始不对劲的。
是有不对劲。
安迷修微微眯起眼。
他看着那马狭长的眼眸。
那深邃而丰富的紫色,仿佛那无法触及的夜空。那是极深却又极亮的颜色,就和那缀着星星的天穹一般,漆黑,坚硬却又细碎,拨开那浮在表层的尖锐的碎片,透出的是那样温暖的光,跨越几亿光年,从那瞳孔中流泻而出。

仿佛仲夏夜的罂粟一般,让人沉醉于氤氲浓郁的瞳孔。
——那是他,太过于熟悉的眼睛。


[十]
——胡萝卜?你逗我呢?
一,我雷狮从来都不喜欢吃这种咔擦咔擦的东西。
二,我再说一遍,别,把,我,当,马,养。
哦~你听不到我说话是吧?
那要不要再来一撅子让你老人家长长记性啊?
……
你在干什么。
你把萝卜烤熟了它也是个萝卜。
你往萝卜上抹调料它也是……
——孜然?
这个——
不不不没有这个一点也不香一点也不香。
你凑过来也不……
……
……就一口啊。
(咔擦咔擦)
你这家伙手艺还可——蠢货骑士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不不不你这个眼神……诶诶!!诶!你!!
喂喂喂你这像是证实了什么的绝望表情吓到我了啊!
你……别哭啊!!快念一遍你的骑士道冷静冷静!!
安迷修!!


[十一]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让恶党消失就不会来找我麻烦,不用每天累的要死;我不知道这样也可以。我一清早起来高高兴兴,点开系统准备换马,我要的马很乖的,我说的话它句句听;换上了马,我就带上它四处游历,让别人看看我作为最后的骑士多么合适正当。我叫马美酱,没有应,凑近一看,只见一蹶子扑面而来,就没有意识了。我要的马是不会这样暴躁的;想骑上去试试,又是一蹶子。我急了,还买了胡萝卜。仔细考量了半天,最后一看亮晶晶的眼睛。心里一惊,糟了,怕是遭了恶党了。那萝卜再涂点调料孜然烤一烤,果然就吃的欢儿了……我要的不是这样啊,我乖乖的马在哪里呢……


[十二]
雷狮感觉这是自己这辈子最一言难尽的一天。
现在闹别扭居然还是那个罪魁祸首。
安迷修坐在草地上,双手抱膝,直愣愣的看着脚下。
那长长的草在他眼里已经是长在他坟头了。
喂——喂——!蠢货骑士!
雷狮忍不了这个压抑的氛围,用蹄子哐哐的敲上安迷修的肩膀。
为什么是你在这里难受啊?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好吗??
不要再和蘑菇一样了!快!头抬起来!
安迷修揉揉大概肿了的肩头,回头看着自家马儿咆哮一般地嘶鸣。
“啊呀。”
他虚弱的笑笑。
“恶党你是在安慰我吗。”
安慰!你个!鬼!!
现在你不是应该朗诵你那骑士宣言,负起责任吗??
现在想什么你的马!先想办法把我变回来!!!
虽然不明白雷狮在说什么,但安迷修可以感觉现在自己再不做点什么的话会非常危险。
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
“恶……雷狮,这次确实是我的失误。”
他努力的组织着词措。
“这个持续时间只有一周,我会在这件事结束后给你积分补偿,你看如果还有什么别的需求的话……”
哐!
雷狮用蹄子砸向地面。
一周!嗯?安迷修?你觉得这样给空头支票就可以打发我了吗??你觉得我会稀罕你这点积分吗?你觉得这事就算过了吗??你……
弹窗哔的出现在雷狮眼前。
[参赛者雷狮您好,这次异变大赛组委会将承担部分责任,您的团队将收到100000积分作为补偿。若其他参赛者在此期间内将您击杀不会得到积分奖励,参赛者安迷修将成为您的保护者,同时您将无法远距离离开他。系统将开启二位间意识交流以解决交流障碍的问题。祝您愉快。]
……
……安迷修先生,你看你那积分不顶用了哦。
声音准确的传入了安迷修的脑海中。
雷狮眯起眼看着安迷修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漫不经心的用蹄子刨着地,仿佛在看一道餐后甜点。
他对这个补偿表示部分性满意,虽然这件事绝对不算完,但在不被发现的情况稍微玩个一周也在容忍范围内。
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安迷修这种慌乱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

作为餐后甜点,美味至极。


[十三]
该怎么办。
这是个问题。
安迷修不知道第几次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自己还有一个愿望没有用这件事恶党现在似乎还不知道,希望可以瞒下来。
……大概可以瞒下来,吧。
和雷狮一样,他也有自己的私心。在只有一个愿望的情况下,[把雷狮变回来]和[再要一匹马]明显不能同时成立。
而自己本来的第三个愿望,是绝对不能被知道的。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安迷修居然有点满意现在的状况,部分性质的想要维持下去。
——只要自己不会被某只大型猫科动物在事后当做晚餐吃掉。


[十四]
解决方案还是要协商下来的。
安迷修正襟危坐,雷狮则随意的趴在地上,两只前肢搭在一起。
他看着安迷修收束的很好却仍有些忐忑的表情,微微眯起眼。
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很好。
“安迷修,我先和你说清楚,这事不可能简简单单就算过去的。”
“……嗯。我知道。”
安迷修显得不符合常理的乖巧。
有问题。
雷狮在心里愉悦的笑了笑。看到有机会抢好处却放过去太不符合海盗的作风了。
“这可是我雷狮这辈子可以称得上最为耻辱的事了,我想你应该明白,这是原则问题,这种时候就算我要求你给海盗团当一辈子随从都不算过分。”
过分了啊——!
安迷修在内心咆哮,表面上则表现的平静异常,甚至挤出了一个教科书式的笑容。
“雷狮,我承诺会做出补偿,但这个补偿也是有底线的,而且你也清楚,我与你们长时间混在一起是不可能……”
“一周。”
雷狮看起来很不耐烦的打断。
“诶?”
“一周抵一周,只面向我个人,还有什么问题吗。”
——所以说还是随从吗!
不过这次似乎没有什么理由反驳。
“——再加上未来一个月内卡米尔所有甜食的开销。”
似乎也还好。
[一周后安迷修恨不得掐死觉得“还好”的自己,这真的是个15岁孩子吗!]
“而在这一周内,除了保护我的安全外,你需要答应我的一切要求。当然,不会太过分。”
安迷修张张嘴,一脸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闭上嘴乖乖的嗯了一声。
“最后,我,一点,也不希望,有人,发现,这,件,事。你明白吗,安迷修?”
雷狮缓缓站起,安迷修笼罩在阴影中,瑟瑟的点了点头。
……还是不对劲,即使是因为愧疚感,安迷修也不可能这么顺从。再者,从某种方面来看,安迷修也是受害者。
……
“安迷修,你想干什么?”
“……!”
安迷修似乎被戳穿了什么一般回避了雷狮的目光,半响慢慢回过头。
“嗯……可以骑吗?雷狮。”


[十五]
哐!!!


[十六]
不对劲。
卡米尔咬住刚刚吃完的慕斯的勺子,点开系统提示。
100000积分,即使是记在团队名下,这也是不容小觑的一笔款项。
系统却没有给出明确解释,只是说是某种「补偿」。
联想到今天早上匆匆忙忙没打招呼就离开的雷狮,卡米尔脸色开始一点点暗了下来。系统居然查不出大哥现在所在位置,这太不正常了。
他随手一甩,银制的勺子叮的一下准确的落入盛慕斯的小盘中。
嘱托好帕洛斯管好佩利,卡米尔压压帽檐,去找自家大哥。
直觉告诉他,安迷修和这件事绝对脱不了关系。

——安迷修你,最好向创世神祈祷没出任何问题。
不然,我可无法保证会发生什么事呢。

#猫科动物的直觉#


[十七]
在经历了一场毁灭级别的探讨后,雷狮勉勉强强的同意安迷修骑上来了。
接受了[作为一个好不容易有马的骑士却不骑上去反而会引起怀疑]这个理由的雷狮开始慢慢怀疑安迷修这个蠢货是不是偷偷学了洗脑一类的技能。
他开始翘蹶子试图把背上的安迷修甩下来。
——劳资才不和你姓安!!
“——诶!诶诶!雷……马美酱这个说好的不一样!!我,我要掉下去了别——”
活该,我故意的。
还有去你的马美酱。
“可是我总不能叫你雷狮,名字需要换一下。”
“所以这就是骑士大人起名字的水平吗?。”
安迷修一脸喝水喝梗死的表情。
“……”
就这样怎么了?
于是骑士决定努力的维护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尊严。他双腿夹紧,俯身,抱住雷狮长长的脖颈,探到他耳边,轻轻开口。
温热的气流划过雷狮耳畔,酥酥麻麻的感觉触电一般掠过,敏感的耳朵瞬间染上一抹绯红。
“——马——美——酱——!”
……蠢货骑士你踏马的就是想死!!!!
可以说是恼羞成怒的雷狮咆哮着,扬起前肢,试图让安迷修的脸亲吻大地。
安迷修颇有先见之明的死死抱住雷狮的脖子。
“——雷狮你冷——”
“冷静个鬼!下来!下来!!你踏马的!!下来!!”
“不不不马…雷狮你怎么气成这样……”
“你管我!下来!!”
“我——”
……

卡米尔远远的看着疯了一般的一人一马,突然感觉有些噎的慌。


[十八]
雷狮……雷狮!停下!
干什么安迷修,你觉得我会听你……
不是。你,umm,回头看一眼。
咦你居然乖乖下来了,那边有……
……
……
卡:……
woc安迷修你不早点告诉我!!!(压低声音)
我也才看到啊!能有什么办法!你看我都下来了!现在怎么办?瞒过去?(小声)
……难说,先试试。
……
——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巧呢,卡米尔。(非常自然的语气)
安迷修你好,请问你看到我大哥了吗。(冷淡)
……没有。
……
真的没有。(努力自然的语气)
请问你旁边这个是?
……啊!这个——(组织词汇)是我今天遇到的马!作为骑士是要有一匹马的对吧。
……
来打个招呼马美酱!
雷:……(安迷修你等着)
卡:……
卡:大哥。
卡:我知道是你。
——?????!!!!!

#猫科动物的直觉#


[十九]
“总之,大概情况我是了解了。补偿的积分也全部到账。”
卡米尔冷着脸,淡淡地说。
“但安迷修你也应该明白你需要负主要责任。”
“……嗯。”
“大哥你也是,发生这种事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和我联系,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咴……”
雷狮罕见的愧疚了一下,甩甩尾巴趴在草地上。
“现在系统将你们两个绑在一起,我无法做出变更,所以也只能接受这个该死的结果。我不希望这件事结束后大哥出现任何问题,你明白吗,安迷修?”
“明白……等,你的意思是,你不会跟着雷狮?”
“如同你想其他人看到我和你混在一起而产生怀疑的话我不介意跟着。大哥是肯定想把这件事瞒下去的吧。我也不放心帕洛斯和佩利他们这两个就知道到处搞事情的家伙。”
雷狮对安迷修一脸嫌弃的咴了一声。
看看,蠢货骑士,看看这差距。
安迷修:……最爱搞事情的不是恶党你吗。
“还有——最重要的事情别忘了。”
卡米尔眯起眼,浅蓝的瞳孔中掠出危险的光。
“——一个月的蛋糕。”


——(大概会)tbc——

注意!!!!!
高三党马上开学,这个目前是写不完的,而且不久后就会有九月调考,这期间肯定是不会碰手机的,所以会不会继续写是是未知数。
(但我真想写aaa——)
总之我……尽力,如果九调考的不错就继续写,如果成绩不好……大概就要闭关学习啦。[土下座]

希望你看的开心!hugs and kisses !

P.s.如果看不懂第11段,请百度搜索[祥林嫂]以表达对鲁迅大师的深刻敬佩。

aaaaa——到货了啊!!
超级可爱啊啊啊[语无伦次]
那个瑞金我可以舔一辈子呜呜呜

除去加赠的瑞金,格瑞安迷修卡米尔嘉德罗斯一样大,金和雷狮一样比以上都稍微大一点,丹尼尔……超级大
(迷之私心吗www)
那个丹尼尔真大啊www

私设x 就是[加鬼天盟可以有耳朵]这种(算了吧你就是想画小狐狸金

字丑x感觉只涂了脸的时候永远是我画的最嘚瑟的时候……就,就单独放在最后了[土下座]

其实还想画
鬼狐:想走?现在晚了!
金:!
嗝:……你以为,你留得下我们。
鬼狐:格瑞大人言重了,在下确实战胜不了您,不过关于金……
嗝:你!
鬼狐:金的耳朵和尾巴会消失哦。
金:!
金:(泪汪汪看格瑞)
嗝:你……
鬼狐:怎么样啊格瑞大人。
金:呜……
嗝:金他会哭的!
金:(已经在哭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ooc怎么写不过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突然出现的兔子先生!啪!

〔月亮上的兔子先生_(:з」∠)_〕
地球online17级啦(打滚)终于有借口入这个月亮了><
请,千万不要在意那个手qaqq剪下来的时候手一抖就,就,……(泣不成声)

〔悄悄的祝自己生日快乐_(:з」∠)_〕

就是想看他带着帽子的样子><因为太可爱了就加了耳朵~
〔失败的下方光源_(:з」∠)_〕〔被放弃掉的背景〕
其实草图阶段就是一个扯着麻花辫的大姑娘〔你